军训场上的90后
 
2008-09-05 09:33:08

  实习记者 姚瑶

  在许多人眼中,他们养尊处优、目中无人;他们打扮夸张、思想先锋,过着后E时代生活,是“劲舞团”和“QQ空间”骨灰级热衷者。他们有个广为人知的称呼———“90后”。

  今年是“90后”成批上大学的第一年,他们背上行囊,离开父母的温床,走进大学校园,第一次体验无人呵护的生活。入学后的第一道坎,就是让他们脱胎换骨的历练———军训。他们的表现如何?能不能顺利挺过军训这道关?记者9月初专程到拥有4000多名新生的湖南大学进行采访。

  “身体娇弱,但 不轻言放弃”

  8月28日上午10点。湖南大学足球场,军训的第三天。

  天刚下过小雨,十分凉爽,对于军训来说这无疑是个好天气。可是新闻与传播学院的新生班主任们一点也欢喜不起来,两个小时的训练已经有3个学生因为身体不适坐在了一旁休息,他们开始忙活着给这些孩子买药、送水、按摩。“这些孩子长期缺乏锻炼,忽然接受这种高强度的训练,难免会有点吃不消。第一天的训练已经有两个人晕倒了,今天情况好像更加严重。”2班班主任李婧一边给一位感到头晕的新生揉着太阳穴,一边对记者说,“他们中有些孩子因为怕训练迟到,连早饭也不吃了,饿着肚子训练,时间一长就会头晕。”李婧对此很担心。

  前几天的训练主要是站军姿等基础课程。虽然没有太多的技术含量,却着实考验人的毅力。“20分钟的站军姿训练,简直是一次炼狱,让我精神升华无限的同时,也使我肉体陷入了沉重的地狱”,新生石野樵在军训日记里写到。翻开第一天的军训日记,大家对站军姿的辛苦还记忆犹新。“站军姿的时候总觉得教官在骗我们,也许已经过去了40分钟,却被他说成了20分钟,脚完全没有感觉,仿佛整个人没有支点,摇摇欲坠。头特别沉,摘下帽子后总感觉还箍着个东西,忍不住用手去拂一下……”

  虽然新生们自认为“战况惨烈”,但是教官常乘对他们这两天的表现还是颇为满意的。“有惰性和没毅力,这是每一批学生都有的现象,相比起来,这批90后学生身体更加娇弱,独立性也更差一点,但有一点他们做得特别好,从不轻言放弃。”

  新生郭晋英在军训之前摔了一跤,小腿摔得血肉模糊,但他没有告诉班主任和教官,强忍着参加训练,站军姿时实在忍不住才退到场边休息。卷起裤腿时,班主任发现他小腿上的伤口不仅在流血,而且已经开始溃烂了,于是赶紧带他上医院治疗。“昨天一位家长找到我,说自己的孩子低血糖,是不是能够申请不参加军训,我说只要有医院和院系的证明就行。可是后来那位学生自己坚持要参加,而且站军姿站得特别标准。我看过他们的军训日记,所有人都认为军训特别辛苦,但是大家都下定决心要坚持下去,没有人特别娇气地说不想参加军训了,大家的心态都是积极向上的,这一点很值得表扬。”教官给了这些孩子极大的肯定。

内务检查,第一次稀烂,第二次很棒

  所有的东西摆放在指定的位置上,扫净每一个角落的灰尘,几床被子垒起来放在寝室中间,门板卸了下来放在上面,再压上几个装满水的桶,这样压出来的被子才能够叠出豆腐块。军训中的内务整理绝对是个“态度决定一切,细节决定成败”的考验。

  “内务整理得简直像烂菜”,第一次内务检查后,3班班主任周健朝着记者摆出了一脸往事不堪回首的表情。“能达到标准的没有几个。刚开始时地板黑乎乎也没有人拖。”电风扇和台灯的位置放反了,被子压得不够整齐,床沿的厚度超过了规定标准……这些小错误都逃不过严厉教官的法眼。新生杨海轮说:“教官没有来检查之前我还陶醉于寝室的‘干净’当中,教官检查之后我才觉得我的打扫一文不值,细小的地方很多都没有打扫干净。”第一次内务检查完毕后,教官周之用两个字概括了基本情况———“稀烂”。

  也许是有了前一次的惨败,第二次的内务检查激起了大家十二分的斗志。这一次营长也会过来检查,翻身战要打得更加漂亮才行,不少人心里暗暗下定决心。男生303寝室第一次被指出地板没有拖干净。这回他们把地板拖了一遍,然后再用纸巾一点一点地擦干净。虽然费了不少功夫,但是成果十分显著。检查过后,营长对这次内务整理的评价是:“很棒”。

“即使不是自己的教官,也会主动问好”

  几天跟班下来,记者发现,无论什么时候见到新生们,他们都会很礼貌地点头问好。常教官对记者说:“不光是对你,他们平时在路上遇到了别的教官都会主动地打招呼,说教官好。”对这一情况,班主任假装愤愤地说“都是后来调教出来的”。班主任的话,是有所指的———女生寝室所犯的一个错误。

  一次内务检查时,教官走进一间女生寝室,所有的人都在忙着搞卫生没有注意到站在门口的教官,过了许久后大家发现了,可能是由于吓坏了,也没有及时地问好,教官对此十分生气。当天晚上结束了所有的训练以后,班主任留下了班里的学生上教育课:“无论什么时候,见到长官必须起立、问好,见到学姐学长也要问好,这是军训时的基本要求,也是以后做人的修养问题。”语气颇为严厉,但是这一课是必须上的。

  新生李航对记者说:“刚到学校时,对学长学姐所要求的见面打招呼很不以为然。后来偶尔见到学长学姐,或者教官,打上一次招呼,竟然感觉不错。小小的一句‘教官好’,能使对方露出笑脸。不管对方是真高兴还是礼貌性地回应,我只觉得,自己的一个小问候能给对方带来快乐,精神上就满足了。”

从“拉锯战”到“趣味讲座”

  湖南大学的军训安排是半天室外训练,半天在教室上军事理论课。而上军事理论课的时间成为了新生们训练过程中唯一能够穿便装的时候。教室里的他们有的穿着T恤,有的穿着半载裤,有的穿着连衣裙,这些都是小年轻们最简单的装扮。“没有打扮成非主流那样的,大家穿的都很朴素。”李婧说。

  军事理论课没有室外训练那么累,可是对新生们来说也只是件“看上去很美”的差事。早起的困,训练的累,这个时候都“翻箱倒柜”似地跑了出来。“站着不睡很容易,坐着不睡太难了”,李航把第一天的军事理论课比做眼皮和意志的“拉锯战”———有时意志胜利,勉强能够支撑一会儿;有时眼皮胜利,脑袋就不听使唤地耷拉下去。

  虽然困劲难挡,但是新生们还是坚持听课并且做好笔记。“他们已经很认真了,那种难受我们也体会过,能不睡觉已经很难了,更别提做笔记了。”李婧评价到。

  有趣的是,记者发现,上了几天课后,起初让大家觉得难以持久的“拉锯战”竟然变成了许多人眼中的“趣味讲座”。有人从老师上课所讲的国际反恐,联想到自己玩的反恐CS游戏,顿时兴趣大增;有人把上课称为“军事扫盲时间”,饶有兴趣地谈论第二炮兵指的是什么。“真正听进去了就会体会到它的有益之处。”大家向记者解释了其中缘由。

"从现在起我要独自奋斗"

  采访过程中,记者在足球场的看台上发现了一群特殊的人。他们或捧装着绿豆粥的保温杯,或提着零食,默默注视着训练队伍,操间休息的时候迅速奔向自己的孩子。他们是前来陪训的新生家长。“我们就过来看看,头几天总有些放心不下,等过几天孩子能适应了,我们就走了。”来自哈尔滨一位姓苏的家长告诉记者,他不到8点就过来了,作息时间基本与孩子的军训同步。在看台上与他一样来陪训的家长还有10余位。

  李婧对这些家长的做法表示不理解。“这一届的陪训家长似乎特别多,我觉得家长关心孩子是应该的,可是不能溺爱。隔壁班有个学生,吃不惯这边的饭菜,家长每天过来送各种各样的零食。这样宠着孩子,以后的生活怎么能适应呢。”她认为这只是少数家长比较极端的做法。“我了解的许多家庭,他们都愿意让孩子一个人带着行李过来报到,培养他们独立自理的能力。而且从这些新生的军训日记里面看出,他们大多数人还是希望能够自立自强。”

  从新生罗明珠的日记里,记者看到了这样的话:“爸爸来看我了,谈话间我清楚地看到他偷偷拭了一下眼眶,我转过了头假装没有看到,继续跟他说着笑着。我不能哭也不想哭,因为总有一天我要脱离父母去独自奋斗,总有一天我要舍下家里为我准备的温床去外面独自闯荡……”

  “‘90后’并不像许多人想像的那样是时代的异类。他们穿着朴素,思想健康,积极向上。有点娇生惯养,但是正在努力地改正一些不良的习惯。他们是坚强的一代,特别是军训以后,总会有点什么改变的。”结束采访时,李婧对记者说。

  

  

(责编:刘金兰 作者:)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