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隆平:“不满足是我的天性”
 
2008-09-05 09:33:08

  本报记者 龚景文

  8月21日,国内著名水稻专家齐聚邵阳隆回县羊古坳乡牛形嘴村一块102亩的试验田。经测算,百亩稻田部分丘块亩产可望突破900公斤。这意味着我国超级杂交稻攻克大面积亩产900公斤的第三级难关已现曙光

  袁隆平曾经做过一个非常浪漫的“禾下乘凉梦”。梦中水稻长得像高粱一样高,稻穗如扫把一般长,米粒更似花生米般大,朋友几个,就坐在这稻穗之下乘凉、聊天……

  为了这个梦,他锲而不舍,历经四十余载。一个又一个的科研课题,一项接一项的研究成果,成就了他“杂交水稻之父”的辉煌人生。

  21世纪谁来养活中国?

  上世纪90年代,美国经济学家布朗曾向全世界发问:“21世纪谁来养活中国?”面对来自全球的不安与困惑,中国的“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用他的超级杂交稻给出了不容置疑的答案。

  关于超级杂交稻,不善言辞的袁隆平却有着说不完的故事。“从1953年到1966年,我在安江农校,一边给学生授课,一边做着育种研究。每年都会去田间,挑选出表现优异的植株,找回种子播种,看它来年的表现,从中筛选出具有遗传优异性状的品种。1962年,我在一块田里发现了一株稻。这株稻可以说是鹤立鸡群———穗特别大,而且结实饱满、整齐一致。第二年我便把它种了下去,满怀希望能有好的收获。不料大失所望,长出来的稻子高的高,矮的矮,穗子也大小不一。在这个时候,一般的人可能就此认输了。而我坐在田埂上却在想为什么会失败呢?我想,第一年选出的是天然杂交种,不是纯种,因此第二年其遗传性状必定出现分离,如果按照那棵原始株杂交种的产量来计算,亩产可能达到1200斤呢!我突发灵感,既然水稻有杂交优势,我为什么非要选育纯种呢?从此我开始了杂交水稻育种的研究。”

  一个关系着13亿中国人吃饭问题的伟大探索,就在袁隆平的一个意念之中开始并最终诞生了。

  为了梦寐以求的杂交水稻,袁隆平几乎奉献了自己的一切:知识、汗水、灵感、心血。在40多年的似水年华里,在杂交水稻领域,他创造了一个又一个的杂交水稻神话:

  ———1964年,率先提出培育“不育系、保持系、恢复系”三系法利用水稻杂种优势的设想,并进行科学实验;

  ———1970年,发现花粉败育的雄性不育野生稻,成为突破“三系”配套的关键;

  ———1986年,提出“三系法品种间杂种优势利用、两系法亚种间杂种优势利用,到一系法远缘杂种优势利用”的战略设想,被同行誉为“杂交水稻之父”;

  ———1996年,提出“超级稻计划”;

  ———2000年,实现了超级杂交水稻先锋组合第一期大面积示范亩产700公斤的目标,目前年种植面积达1800万亩,比现有高产超级稻每亩增产70公斤以上;

  ———亩产800公斤、米质优良的第二期超级杂交稻提前一年,即2003年、2004年连续达标;

  ———2008年,课题组分别在邵阳隆回、郴州汝城和怀化溆浦,协同建立了三个百亩片试验基地。从目前水稻长势与成熟情况看,隆回示范片有望率先冲刺目标点。

  心中有稻,有苦也乐

  瘦小的身子,高高的颧骨,平头小脸,土里土气。就是这个显得有些平凡和土气的和善老头,在这片古老的土地上创造了非凡的奇迹———华夏大地上,有一半的稻田里播种着他培育的杂交水稻,每年收获的稻谷中,就有60%%源自他培育的杂交水稻种子!

  袁隆平说:“在我的骨子里,不满足是我的天性,是我努力攀登、不断成功的不竭动力。”

  “我不在家,就在试验田;不在试验田,就在去试验田的路上。每天两次,不论日晒雨淋,从不间断。心中有稻,有苦也乐。”这,就是78岁的袁隆平。

  袁隆平经常计算这样一笔帐:“假设我们的超级稻大面积推广,1亩平均增产200公斤,推广1亿亩每年就可以增产200亿公斤。我国粮食产量尽管已从50年代初的150公斤提高到了目前的400公斤以上,但相比于超级杂交稻的平均亩产650公斤,最高单产1139公斤,其增产空间仍然很大。而我搞超级稻研究,只需要国家几千万元的投资,因此科技进步产生的效益是巨大的。如果开展分子水平的育种,效率将会更高。”

  尽管年逾古稀,袁隆平信心依旧。他说:“我的目标是2010年前实现第三期超级杂交稻亩产900公斤。”他激动地描绘着美好的蓝图,“全国4.5亿亩水稻种植面积,如果50%种植超级稻,每亩就算增产150公斤,一年就可增产300亿公斤以上呐。”

  

(责编:刘金兰 作者:)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