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年的我们在古城那端
 
2008-09-05 09:33:07

  长沙市雅礼中学 郑子琳

  当年的我并不能预见,竟是那座古城为我们一段最好的时光作了深沉而鲜明的纪念。

  高原上的夏天,我们一行人,马蹄扬灰。日光灼烈耀目,而空气清凉。我们的眼里,并未盛下多少对这古城的敬慕,只把它当作一个落脚的小县城。

  十四五岁的我们哪里知道,松潘县是自唐代始建而遗留下来的保存完好的古城。我们哪里知道,旧迹斑斑的古城门里吞吐了多少金戈铁马的波澜,红漆饰有花纹的房柱上容纳了多少能工巧匠的智慧,宽阔凹凸的石板路上承载了多少人世沧桑的变迁。在那个自以为是的年纪里,我们哪里知道,自己才仅仅是这壮阔的历史长河中小小的点缀。

  那时候,我们都把自己当作了宇宙的中心。毫无负担地在马背上挥鞭放歌,不知疲倦地从这古城出发;穿过人迹罕至的高原山谷,在平坦的草地上沿着溪流撑起帐篷,在入眠时望见真正繁星密布的夜空,听到溪流潺潺水声与马脖子上清脆作响的铃声;然后再启程,涉过河流翻过高山,眺望更高处巍峨的雪山和缭绕的山岚;最终又回到这古城,在旅程落幕前尽情地狂欢。

  是我们离开人群太久了,独立和空旷感涨满心胸,几乎忘记世上除了我们和自然,还有无尽绵长的社会生活。我们一直到最后,都忘了去拥抱古城墙里厚重的呼吸,忘了去倾听历史的回音中对于生灭更替的告诫,忘了抛开渺小而短暂的自我欢愉,去凭吊、去纪念任何易逝的旧影。

  于是啊,我们的旧影就轻盈地脱离了我们的身体,从此逃离了此后不再轻盈而空旷的我们的生命,连同那段时光,偏执地凝结在了遥遥的古城那端的背景之上,得以自由地和那些古老而伟大的灵魂一起静静地守候、呼吸,沐浴恒久不变的风雨。

  终于承认,古城安详静穆的力量比我们的年少冲动强大。在历史的浸润里,古城朴素的色彩经久不褪,早已先知先觉地代替我们为那段最好的时光作了深沉而鲜明的纪念。

  点评:作者巧妙地抓住了旅行途中微妙的心理变化:当奇伟瑰丽的自然山水完全占据了内心的时候,我们竟痴狂到忘记了对历史和人文的凝视。少年的轻狂,与历史的厚重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幸运的是,作者深刻的反思,使得年轻的生命终于和古城凝结在了一起。(指导老师胡石柱)

  

(责编:刘金兰 作者:)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