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办教育,就值得肯定
 
2008-09-05 09:33:04

  □劳田

  提起韩复榘,总会想起他那桩勒令“关公战秦琼”的糗事,于是乎,我心目中的他老是一副昏愦、霸道的嘴脸。不曾想,近两日读书,却从故纸堆里翻出这么一件事:

  那年,韩复榘由河南省政府主席任上平调山东。新省府班底,基本上都是他从河南带来的,只有何思源来自南京方面。何思源何许人也?他是蒋介石的人,出任山东省教育厅长,系蒋介石一手安排。不过,何思源是有真才实学的。学生时代,先后就读于北京大学及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后又留学德国和法国。何思源回国后,先任中山大学教授,继随蒋介石北伐,任政治部副主任。因此,韩复榘与何思源早期关系不难预期。也许是为了给何思源这位通天人物一个下马威,韩声言要削减教育经费。何思源闻之,怒气冲冲地找到韩复榘,说教育经费不但不能减少,以后还应增加。身为一省最高行政长官韩复榘见状表态:“省财政决不欠你教育经费,尽请放心!”诚如斯言,韩复榘主政七年,山东的教育事业出人意料地不仅不落人后,且发展迅猛。蒋介石为搜罗韩复榘的罪名,曾召见何思源,开口便问“韩复榘欠你多少教育经费?他又是怎样卖鸦片的?”何思源直言相告:“韩复榘从未欠过教育经费,也并没有出卖过鸦片。”

  无独有偶。史料记载,“绿林”出身,夙以“大老粗”著称的“东北王”张作霖,经常于祭孔的日子脱去戎装,换上长袍马褂作揖,说自己没什么文化,教育下一代全靠诸位云云……

  还有一位便是阎锡山,执掌山西达38年。他留学国外,深受西方文化的影响,特别是在治学方面,卓有成效。山西当年的教育被称为中国教育的典范。率先在全国实行中小学免费义务教育。自1942年开始,全境适龄儿童入学率,每年都能达到百分之八十以上。这个百分率即使是在当年世界,也是首屈一指,更何况中国的这一历史时期正值抗日战争。

  军阀素为当今国人所不容。但我斗胆说一句,懂得办教育的军阀,即便不算个可爱的人,至少有可爱的一面。相较于现今眼下克扣教育“钱粮”,挪用教育经费的某些官员,这几位世人皆曰“杀”的军阀,至少还明白办教育“不是我个人的事,事关后代”。

  

(责编:刘金兰 作者:)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