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忆儿时那轮月
 
2008-09-23 08:30:58

   ◇沙金

  又到了中秋月圆之时。屈指算来,我参加工作20多年了,除每两年回去与父母过一个年外,还没与家人一起过一个中秋节,我感到十分惶惑与愧疚。望着天空那轮明月,一阵凉风拂过,那一缕浓浓的思乡之情也顷刻涌上心头。

  自高中毕业后离开家乡,为了求学、工作和成家立业,一直忙于奔波,渐渐淡漠了所有的节日,中秋团圆佳节也概莫能外。加之由于居住闹市的缘故,夜色斑斓炫目,掩映了月的皎洁明亮,四周嘈杂喧嚣,屏蔽了那份悠闲恬静的心境。因此,中秋之夜的温馨一直还停留在儿时那轮明月里。

  在我的记忆中,儿时的月亮格外圆、格外亮,特别是每月农历的十五十六两晚,月朗风清,大地如镀上了一层水银。那时,还没有电灯,更谈不上电视了。因此,我们小孩子们晚上大多在月下玩捉迷藏、打耍仗的游戏。要不,就在月下听村里的大人们讲故事。

  而每年的中秋之夜,是一个最温馨的夜晚,在月亮如银的院内,我们依偎在大人们怀中,边品尝月饼边听他们讲月亮美丽的传说。其中印象最深的,讲的是月亮里住着一个嫦娥仙子,她本是后弈的妻子,因为偷了后弈的仙药,飞到了月亮里的广寒宫。可是,月宫里太冷清了,嫦娥就养了一只雪白的玉兔。那只玉兔会捣药。凡人如果吃了玉兔捣的药,就会成仙,也会飞到月亮里。还有,传说月亮中那个躬身劳作的影像是八仙中的张果佬,他在不停地打草鞋,每年的中秋之夜就下凡送给天下穷苦人穿。

  也不知何故,在我的家乡,还流传着这样一种说法:月圆之夜,小孩子是不能用手指月亮的,说用手指了月亮,晚上睡觉时会被张果佬割耳朵。那些烂了耳朵的小孩,大人们就说是小孩不听话,是张果佬割的。我想,这大概是大人们恐吓那些不听话的孩子们吧!

  因此,儿时我们对那一轮美仑美奂的圆月既充满美好的幻想,又怀着一份虔诚的敬畏。常常在临睡前,我们天真的问大人们:玉兔会从月亮里飞下来给人送药吗?我们能穿上张果佬打的草鞋吗?用手指了月亮真的会被割耳朵吗?……而长者们也总是会慈祥地笑着说:会的,等你睡着了,小兔子就会偷偷把仙药和草鞋放在你枕头边上。只要你乖乖的听话,就不会被割耳朵的。由此,我们儿时的梦境便总会被那轮皎洁的月光照亮,为那轮荡漾的月影痴迷。

  人是故乡亲,月是故乡圆。都说天上共享的是同一轮月,这轮月恒古不变,可我总是觉得故乡的月和城里的不一样,那悬挂在记忆深处的月是那么的明亮,那么的清新和素雅。而且,每当心神疲惫,莫名想流泪的时候,儿时故乡那轮月就会升起,滋润心田,涤荡掉失落、恩怨和忧愁,人便也轻松、明媚、舒爽起来。

  我想,儿时那轮明月一定会牵引照耀着游子回到故乡,与家人重蕴中秋佳节的天伦之乐。

  

(责编:刘金兰 作者:)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