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高峰巷访旧
 
2008-09-16 08:02:28

  ◇蒯高毅

  大礼拜开车在长沙城内兜风,下午从南站沿着书院路往南门口开去,经过湖南第一师范,见妙高峰巷正在立一个很大的牌坊,上有二龙戏珠,煞是可爱。下车问正在工作的工人:“这是立什么牌坊?”一负责人似的人走上来说:“牌坊刻字是‘妙高峰城南旧事街’。”“啊,好有诗意的名字!”我不觉发了一声浩叹,便想起林海音的小说《城南旧事》,便想起南宋张浚、张栻父子创建的城南书院,便想起我人生的两个黄金岁月段曾与妙高峰巷有过联系,便想起早几个月在新浪网上看到的新闻———长沙市天心区将建10条特色巷———似乎妙高峰巷也在其内,于是就有了访旧的冲动。

  把车停好后,沿着水泥路面走进这条小巷,两边是红色的高墙,右墙内为湖南第一师范。有两棵高大的桦树紧紧耸立在墙边,绿色的叶子在九月的秋风里微动。左边不远处有一长廊,工人正在刷油漆。上前问是什么长廊,工人回答说是文化长廊,还说马上要搞塑雕、影雕、朱张会讲塑像等。

  左墙边有一座小亭,亭下就是名闻长沙的老龙潭。看到小小的井口,我不觉感到丧气,而且马上联想到北京城故宫内的珍妃井,这么小,一个人都塞不进去。以小石投掷于内,有水泠泠然而响。我把脑袋探下去,才发现下面很大,是倒漏斗型。但是怎么也不能把此井与印象中的“积气号泱漭”的老龙潭联系在一起。墙上写有老龙潭简介:“原老龙潭水面广阔,与城南书院(今湖南第一师范地)的纳湖相连,当年朱熹、张栻同舟共济湘江,就是直接从城南书院登舟,经老龙潭、大椿桥前往朱张渡。”这变化真是太大了,令人感喟不已!

  行走在湖南第一师范的大红墙外的巷子里,我不由得想起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初住在古堆山湖南邮电学校时,经常在这条巷内穿梭。行走在这条巷内,经常可以听到墙那边湖南第一师范教室内传过来的钢琴声。那舒缓如水的旋律,那富有异国情调的曲子(经常弹奏霍曼的曲子),常常把我打动。我好羡慕好羡慕那些学生。因为我喜欢湖南第一师范那种庄重典雅的建筑风格,那种集东方文化内涵与西方建筑风格于一体的建筑群落。而且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初,能在这里读书,那真是太幸福了。

  沿坡稍上,抬头便见湖南第一师范的黄色教学楼。左边进去,一水边立有一小牌,上面写有“妙高峰百年古井”的黄字。啊!我读小学的时候应来过这里,与小伙伴们用弹弓打鸟。但是此时的景象与记忆中的景象完全不一样。记忆中的妙高峰古井旁是一片森林,各种各样的鸟的啼叫声,此起彼落。站在树下,一不小心,还会有鸟屎掉在身上,使我们开怀大笑。可现在能看得见鸟的影子吗?那些叶片很大的“哼哼”树也不见了。当年我们可喜欢爬在上面捉“哼哼”。有一次一位小伙伴的尿袋子都让“哼哼”树上的树枝划破了,流了好多血。“哼哼”的学名是不是叫金龟子?问了很多人都说不知道。那时我们捉到了“哼哼”,就用细绳子拴住它的脚,让它展翅飞翔,我们非常喜欢听它们翅膀发出的“嗡嗡”响声。现在的井也只剩下一小半了,但是井水尚清澈。靠路边是一棵“谷皮树”,上面的枝干斜弯在井上,叶片遮住了长沙秋天的灰色天空。我想夏天,如果有南风的话,这里一定凉爽。台上有一棵泡桐树,硕大的叶片在秋风里微动。紧挨着的是一棵苦楝子树,笔直的树干直插苍穹。那边台上还有两棵不知名的树,静立在那里。蓦然回首,还真像两位矜持的处子。

  再上去便到了妙高峰巷的巷口,游兴已满足,便往回走。回走时就不看景物了,只任怀旧的思绪在脑海里飞扬。行走在这九月的天空下,我自怜自己是一位踽踽独行在城市的孤客。于是,我又有了新的感喟:一座城市的文化含量决定着一座城市的品位高低,一座城市的绿色景物和生态景物的多少也决定着一座城市青春活力的多少!

  

  

(责编:刘金兰 作者:)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