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林丰锅
 
2008-10-28 07:36:30

   ◇临湘市五中 刘朝霞

  离开家乡,吃惯了海味山珍,却时时怀念老家的“桃林丰锅”,竟为那样的山村烟火染了相思。

  说其制法也无花巧。只将白菜、粉条、豆腐、猪肉等烹熟,然后一并倒入铁锅内,稍加和拌即可。小菜是自家园里才择出来的,还带着些许润泽的泥土气息,肉也是山间百草滋补而成的新鲜土猪肉。先将猪肉切成条,放入锅内,加上一些八角、桂皮或茴香粉,水适量,然后用柴草武火煮至七成熟。待肉色变淡,皮向外翘,香味溢出,迅即起锅。乡里讲究把肉切成大块,再用辣椒、香葱大蒜拌炒,放入豆豉少许,炒至辣椒青亮碧绿,肉呈黄褐,盛出。总总是色香味俱佳,喜荤爱素,皆各得其所。

  至于为何唤作丰锅,吃法又起源于何处,即便土生土长的桃林人也无从考证。据说当年朱元璋南下长江,准备剿灭对手陈友谅,血战鄱阳湖,遭遇汉军骁将、太尉张定边顽强抵抗,险些丧命,幸大将韩成舍身相救,一路西逃,惊魂不定,数日不敢东望,至湘北一开阔处,桃树成林,溪水潺潺,有世外桃源之迹,便命随从停车,与百姓讨要些食物充饥。村妇见来人皆面如菜色,忙将自家大白菜与粉条和炒,加油渣半碗,用大锅盛出。朱元璋吃过,觉味美无比,大加赞赏,问及名称,村妇摇头。朱说,丰者,多、满也。分多量足,谓之丰锅,何如?丰锅始得其名。一说是咸丰四年七月,曾国藩与罗泽南合作,攻打太平军,于城陵矶激战,两次失利,退驻临湘,食物奇缺,遂借朝廷名义征于当地,百姓为方便起见,家家以大白菜与粉条、青椒融于一锅呈之,有富余者,加之以肉,官军食之,感觉味比山珍,士气大振,当月攻下城陵矶。曾国藩感激不已,命此菜肴为临湘丰锅。后桃林地区人氏对此菜尤为钟情,特殊日子就吃此菜,是为纪念。此风一直延续至今。

  这些只是传说,不足为证,我想丰锅之历史,应更久远。

  记忆里,丰锅是特殊日子的宠儿。平常日子也不见它,只在娶亲嫁女迎神作寿或新屋落成时乡里人才择个黄道吉日,邀上四邻亲友,在自家堂屋里摆上几桌。乡里人,樵采耕犁出身,亦知慷慨礼义。到了那一天,来做客的人就会带喜礼相赠。或红糖一包,或鸡蛋十个,或烧酒五斤……也有什么也不拿的,就来送几句恭喜的话,主人自然不会计较,照样热情接待,哈哈喧天,来了就是看得人起,不来就是瞧不起人,乡里人重礼,不重物。宾客到位,汉子们便坐下来喝酒、吃丰锅。酒,是家酿的粮食酒,不烧喉,不榨口,味道纯正,如今只觉茅台也不及它的浓馥清香。乡下男人喝酒,要比城里人生猛粗犷,杯盏不过瘾,用海碗,张扬乡土气之外另有的一种豪情。乡里人不懂罗曼蒂克,心思简静得像一湾浅浅的小溪。举杯投箸之际,故事也就出来了,曹孟德的奸诈,关云长的忠义……酒过三巡,自己也就成为英雄了,一次喝过八八六十四盏酒一点不醉,一担挑三百斤走二十里地不歇脚,漆黑漆黑的夜里可以独自到坟头抽一袋烟……女人们不跟男人坐一块,但自家男人讲故事时,会不自觉的来证明几句。也有女人能喝酒的,会跑过去敬酒,汉子们更来劲了,喝!喝!喝不过时,会有一群女人过来取笑,有时甚至还野性地推搡起来,半醉的汉子便狡黠起来,山不跟水斗,男不和女斗。大家就大笑起来,惬意无比。邻里间只说祥瑞之事,闹了隔阂的也是笑面相迎,尽人世之礼,主人也得了体面。这是乡村山落特有的世俗华丽。堂前屋后余香袅袅,欢声笑语绕梁。堂屋外,日头悠长,犬吠鸡鸣,田畈殷饶。真正是陶渊明之桃花源里人世的两两相忘。

  要是赶上哪家办丧事,丰锅的原料又会略有不同,但青菜和豆腐是必须的。青菜青,豆腐白,寓死者一生清白。一般地,此时,整个屋场封灶门三天,人都到孝家去帮忙准备丰锅,远在大城市做了大官的,作客他乡忙于生计的,都会尽量赶来,但没有人赌酒,也没有人喧扰,面对丰锅,全都在思索一种精神,让被世俗名利迷失了的灵魂在此刻得到洗礼。

  久处钢筋水泥拥挤、灯红酒绿纷扰的小城,我现在每每想起,都会心有惊动,只觉情怀也是清澈的了。

  如今,桃林丰锅已成为一道地方特色菜,不再受特殊日子的拘泥,登上了大雅之堂,深得世人青睐。不管是本地人,还是外来客,不管官宦之族,还是黎民百姓,吃过此菜,均觉回味无穷。

  前年,我的一个朋友在竞选中失利。为了安慰他,我们几个老乡约好陪他到某餐馆聚一聚。到齐之后,点菜,不知点什么好,我就建议,点一个“桃林丰锅”吧。朋友说,正合我心,并告诉服务生,青菜要特新鲜的,豆腐要正宗桃林的。丰锅上桌,看见青得放亮的白菜和嫩白的豆腐,闻着那久违的香味,我们的食欲一下子全都来了,大家边吃边谈,吃得有滋有味,仿佛一同回到了故乡,回到了童年。我明显的感觉到,朋友来时的沮丧神情消失殆尽。饭毕,在一起闲谈,有人戏谑电视中某广告,桃林丰锅——天下第一锅。还有人附和,当之无愧!当之无愧!我出了一个馊主意,合伙经营一个餐馆吧,馆名就叫“桃林丰锅”。大家都说好,只是别忘了申请专利。

  奇怪的是,那夜,我真的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的“桃林丰锅店”隆重开张了,生意火爆,并开了多家连锁店,名齐天津的“狗不理”和北京的“烤鸭”。

  今年五月,我们几个到省城出差,办完事,就到街上找一个地方填饱肚子。忽然,我的眼睛被什么东西吸引住了,一酒旗上赫然写着“正宗桃林丰锅”。我们的心好一阵激动,接着便毫不犹豫地进去了。但结果是我们彻底失望了。看上去内容都有,可无论如何也吃不出桃林丰锅的味道来。

  后来我猜想可能是丰锅之外的东西少了。

  那之外的东西究竟是什么,我也说不清。只是在忙碌之余,经常想起这种意蕴丰沛的食物,总想回趟老家,开心地吃上一回。

  

(责编:刘金兰 作者:)

关闭窗口